赵望海最近焕发了第n春。

快要重新当爷爷了,感觉自己年轻了许多。

老家伙很谨慎,毕竟这大儿媳妇是超高龄产妇,生怕出什么状况,所以营养师,保姆都是经过重重筛选,家里谁敢说话大声点都得被凶一顿,总之就是方位无死角的呵护,单只是如此老家伙还是不放心,又撺掇赵平去把秦宁喊来给看看凶吉。

赵平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毕竟媳妇年纪着实大了点,他可不想十个月后在产房外被医生问保大还是保小。

只是赵望海昨儿个晚上又被秦宁竖了中指,老家伙回去没少诋毁,他怕把秦宁来请来,会闹出什么事来,再者自家媳妇也想出去走走散散心,于是这一大早就来芙蓉园了。

到了胡同也没瞧见秦宁,在找街里街坊的打听,就找到了这租住的大院,正瞧见不堪入目的一幕。

费了不少力气,把潘史五花大绑。

赵平心疼的扶着自家媳妇坐在一旁,瞧见媳妇苍白的脸色,他道:“没事吧?”

“我没事。”

赵平媳妇摇了摇头。

只是在看到李老道后,又忍不住一阵反胃。

纯美童可可宛如邻家小妹

赵平媳妇叫孙亚秋,出身不凡,能和赵家联姻的,自然不凡,也是大家闺秀,加上本人又是画家,气质不凡,平时里是干不出这种失礼的举动的,但是先前一幕多少有点刺激,再加上怀孕,此时倒也寻常。

但是蹲在地上的李老道脸色阴沉不定,暗忖弟妹不会来事。

“师兄,你看看你,一把年纪也没个正行。”赵平忍不住埋怨了一句。

李老道瞪眼,道:“我是你师兄,怎么跟你师兄说话呢?”

赵平嘴角抽了抽。

想反驳,但是忍住了。

老菊花在秦宁那里学了观星图,自己想学的话,还得通过李老道。

索性秦宁一脚踹开了李老道,而后道:“不在家呆着,你们怎么来了?”

赵平忙是将来因说了出来,又非常懂规矩的拿出一张支票,秦宁也不客气,将支票压在一旁,在仔细打量了一眼孙亚秋,道:“命宫平稳,面相带吉,没什么大碍,多注意休息,外出莫要见水就好。”

秦宁没有多说。

而赵平还想多问几句,但是秦宁已经把支票收了起来,但见此,赵平也就闭上嘴巴不多问了。

作为相师,太明白看卦之人的心思了。

说的越多,这群人想的也就越多。

弄巧成拙的事件也就越多。

就是如此,秦宁觉得自己说外出莫见水,孙亚秋喝口水一家子人都能死死的盯着,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再者。

相师虽铁口直断,但也需谨记天机不可泄露,每个人的未来运势都属于天机,若是泄露过多,只会殃及自身,故所以道三分留七分。

“行了,带你媳妇出去溜达溜达吧,芙蓉园人多混杂,对胎儿不好。”秦宁摆摆手,道:“若是有事,我自然会去找你。”

“多谢师父。”

赵平忙是道谢。

孙亚秋也知道秦宁神奇的本事,也是道了谢,而后和赵平离开了芙蓉园。

等着两口子走后,李老道从地上爬了起来,在看被绑着还不消停的潘史,道:“师父,这老家伙怎么办?”

秦宁揉了揉脑袋,走到潘史面前。

此时潘史双眼血丝密布,浑身皮肤都呈现了一种不正常的红色,瞧见秦宁走进了,身子挣扎了几下,但是压根没用,只伸着脑袋想往秦宁身上蹭,嘴里还不断念叨着:“小弟弟,小弟弟。”

秦宁踢了他脑袋一脚,道:“老东西还好这口。”

潘史哇哇的叫了一声,下一秒却是眼神凶狠的盯着秦宁,浑身上下渗出一丝丝黑气,更有不少虫子在其身体上出现,只听他阴测测的说道:“小子,你找死!”

“恢复神智了?”李老道好奇的凑了过来。


头像

Abou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