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没想便是你将一品元婴的消息泄露出去的!”

望着开口的此人,很多人都是怒目而视,对着此人便是一阵斥责和痛骂。!

而此刻,那站在人群之一直低调无的龚春此刻也是诧异地望着此人,眼闪过一股骇然:“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竟然是你!”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龚春和黄昊在山之时,阻拦那些外来修炼者山求丹的那个领弟子。当时,黄昊和龚春都是看此人性格直落,没有城府,还能屈能伸,现自己犯错了便主动道歉,因此对于此人的评价还算不错,认为之人是一个值得相交之人。然而没有想到,到头来竟然是此人将自己的秘密个泄露了出去。

不单单是龚春感到不可思议,其余的那些人也是满脸震惊。尤其是那些长老们,在这之前还专门调查过当时在场的那些弟子,可是却是从来没有怀疑到此人的头,只因为之人的性格木讷,根本没人会想到他会是哪一个内奸。

只能说,此人隐藏得太深了,演技太好了。

听到龚春的话语,那人却是淡淡地一笑,面露嘲弄之色:“没错,正是我。我也没有想到,哪一个被我阻拦在山外的人竟然转个身变成了天医门的级天才。若是当日知道的话,直接撕破脸将你给掳走了,哪里还有这么多的事情?”

“凭你,也想掳走我?”龚春冷冷地笑道、

那男人讪讪一笑,却是没有答话。他也知道,以当初龚春身边的黄昊的实力,他也在嘴巴里过过嘴瘾,真要让她在黄昊的面前掳人,也是根本做不到的。毕竟,黄昊可是天医门的席供奉,连原先供奉堂一霸的枯骨人都能够弄死的家伙啊。

“以前可能无法掳走你,可是现在可不一样了。”对方冷冷一笑,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身旁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蒋华,忘我这么信任你,想不到你竟然敢背叛师门!”

蒋华听到这个声音,却是猛然转过头来,望着那一个头斑白的老者,眼却是浮现起了一股戏谑之色来。

“师尊,我可没有背叛师门啊。”蒋华笑道:“我乃是阳炎宗的弟子啊,所以我做的都是为了阳炎宗好啊。”

唇红肤白优雅美女白净如雪唯美写真

“畜生!”那白老者听到蒋华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语,不由气得直跳脚,破口大骂一声:“畜生,我杀了你!这些年,我当没有教导过你!”

说话之间,见那白老者身子一动,手劲风凛冽,显然是要将这个蒋华击杀当场。

很显然,这一位看起来慈眉善目的白老者已然对自己的这一位弟子失望透顶,想要清理门户了。

然而,只见那蒋华冷笑一声,下一刻,见一道身影突然从一旁的人群之猛然一闪而出,抬手一掌朝着那天医门的白老者迎了去。

“砰——”

一声巨响,只见那白老者在双掌的碰撞之,竟然节节后退,脸色苍白,气息虚浮,显然是吃了不小的亏。

而那与白老者对掌的那个男人却只是身子晃了晃,而后便是凌空一跃,如同是一只扑击猎物的鹰隼一般,朝着那白老者追击而去。很显然,此人是想要趁着白老者正处于劣势,而趁机将之击杀当场了。

然而,白老者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吃了一点点的亏,不过却是很快便重新振奋起来,与对手战在了一起。两人你来我往,一时之间却也无法分出胜负。

其余众人都是望着这一幕,虽然神态各异,却是极为默契地没有任何行动。

各方势力没有动,那是为了通过这两人的战斗探一探天医门的底气。

而天医门,却是真的不敢动。若是不动,这一场争斗依旧只是两人之间的战斗,可若是天医门之的其余人参与进去,那么其他势力也有足够的理由参与到战斗之来,到时候便会一而不可收拾,引更大的争端,乃是是面开战。

此刻的天医门并没有任何的底气,长生门到现在也没有到达,若是现在的天医门选择面开展,那无疑是没有任何的胜算在,在群狼环伺之下,恐怕不需要一盏茶的时间,门派之的高手会被屠戮一空,门下弟子也会死伤惨重。

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思,此刻双方都是没有动弹,只是静静地望着两人的战斗。

不对!并非是没人动弹!

在众人没有留意的时候,那蒋华却是不着痕迹地冷笑一声,看似是脚步随意地一动,人却已经快地朝着龚春的方向走去。

等到众人现的时候,已然来不及提醒龚春,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蒋华朝着龚春扑了过去。

“卑鄙!蒋华,你还要不要脸!”

“是,你这个叛徒,竟然对龚春这个化神初期的修炼者还要偷袭,真是卑鄙无耻啊。”

“蒋华,我看不起你!”

一时之间,怒骂之声不断,但是却是没人来得及前来制止蒋华对龚春动手。

蒋华面露冷笑,眼闪烁着一股得意。他没想要杀死龚春,他的目的,便是率先控制住龚春。只要他这边控制住龚春,他们阳炎宗的高手便会立刻赶制,替他挡住天医门的高手,到时候,他们阳炎宗掌控了这个一品元婴的天才,便是所有势力之最大的赢家。而他,也会成为阳炎宗的大功臣,从此以后平步青云,飞黄腾达。

蛰伏天医门这么久,平日里压下所有的心计,扮作一个看起来有些一根筋的二愣子,他容易么?

不过心暗自得意的他却是没有现,在这个时候,天医门之的那些个长老们的眼都是露出了一股意味深长的笑容来,那一股笑容之,竟然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露出同样笑容的,还有那龚春。

此刻,龚春静静地望着朝着自己奔袭而来的男人,嘴角轻轻地勾起。这个蒋华的确是有些不简单,境界看起来也是要他强大许多。以蒋华化神后期的实力,想要完虐他这个化神初期的实力的修炼者根本和玩儿一样,简单的不要不要的,但是,龚春是谁?他可是一品元婴的化神初期啊,一品元婴的天资,让他的实力起同等境界的修炼者要强大太多太多。再加这些日子龚春天天聆听那黑金这一个曾经的散仙强者的修炼心得,更是让他对于修炼和战斗的理解有了一个恐怖的飞跃。在这样的双重优势之下,他连出窍初期的长老都是能够硬憾,更何况是眼前这个仅仅化神后期的蒋华?

“龚春,任你天资再高,还不是要被我擒拿?”蒋华怪叫着,一双大手狠狠地朝着龚春的脖子之处掐了过去,隐约可以看到他的手戴着一双手套,手套布满了细小的尖刺,若是被带着这样的手套的手给碰到,那必然是皮开肉绽的。

只可惜,蒋华心的野望终究只是一场梦幻。只见龚春面色淡然地抬起了手来,那么握着拳头,对着蒋华带着手套的手掌直接是一拳轰击了出去。

“轰——”

一声剧烈的爆响,蒋华脸的笑容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言喻的震惊和骇然。只见他双目圆瞪,眼瞳孔如证件一般紧缩,仿佛是见鬼了一般。

“啊——”

一阵剧烈的惨叫之声猛然响起,却是在短暂的巨响之后,蒋华终于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众人望去,只见蒋华的手掌竟然在龚春的那轻描淡写的一拳之,连同那一只布满了尖刺的手套一同猛然暴烈开来,化作了一团血雾,那鲜血直接喷在了蒋华的脸,让他看起来如同是厉鬼一般狰狞可怖。

紧随着手掌的暴烈,蒋华失去了手掌的手臂也是如同是放爆竹一般,一节节地炸开。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会……”蒋华尖叫着对着蒋华叫喊着,眼满是怨毒和愤恨。

“以你为你已经将我算计的死死的,实际你在我的面前,根本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龚春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之带着一股强大的威严。这一刻,属于一品元婴的王者之气瞬间席卷了出来,竟然形成了一股异常特的威压,让周围的修炼者都是为之侧目,哪怕是天医门出窍期的长老们,此刻望着龚春的目光之也是多了几分敬重来。

一品元婴,乃是所有元婴之的王者,天生拥有位者的霸道!

“蒋华,你背叛师门,今日我便替天医门清理门户吧。”龚春淡淡地开口说道,只见他伸出手来,对着蒋华轻轻一抓。下一刻,那蒋华便是被凌空抓摄起来,被黄龚春的大手轻轻地捏住了脖子。

“别……别杀我……”蒋华憋红了脸,好似是一种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声音沙哑,一听知道其带着无的恐惧。

龚春冷冷一笑,眼没有任何的同情。一个门派,可以容忍门下弟子的犯下巨大的错误,可是却绝对不能容忍背叛!

“下辈子,做个忠诚的人。”龚春望着眼满是哀求的蒋华轻轻地开口。

“小子,你敢!”一道声音从阳炎宗一方传来,却见一个红髯大汉怒目圆睁地瞪着他吼道,身散出来的气息赫然乃是出窍大圆满的修炼者。

“你说我敢不敢?”龚春轻笑一声,手用力,“咔嚓”一声便是将蒋华的脖子捏断。


头像

Abou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