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高阶活尸再度现身是为了与“傲慢”一起攻打据点的话,说句实在的,大伙儿恐怕就真得当机立断地选择撤离了。

毕竟,单是一个恶魔就已经令得大家疲于应对,要是再加速一个战斗实力同样非同寻常的敌人……一旦据点被破,阵亡人数必定会成倍地增加。

然而任谁都没想到的却是,那名高阶活尸的真正目标,居然会是恶魔!

虽然说这事发突然、甚至还有些匪夷所思,以至于据点内外的大家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可是当两者在空中交手了一阵,使得据点的防护屏障压力大减之时,大家才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了那名高阶活尸“临阵倒戈”的价值。

不论是为了什么,至少就目前情况来看,这肯定能算是一件好事了。

“布洛瓦先生和我负责远程协助那名高阶活尸对付恶魔!其余的,就只是守卫据点就行了……哈利,你不要过去了,现在是肯定不适合近距离插手它们的战斗的。”

说话的人,是戴尔菲。

眼下在据点外的战场中,她的话已经越来越令人信服了,不仅是哈利,就连布洛瓦先生似乎也并不介意听她一句。

只是……想要以合适的分寸掺和进空中这场激战,这对她和布洛瓦来说,显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轰——”

半空中,那一次次伴随着黑焰的爆炸仍在不断持续着,“傲慢”仿佛就把先前猛攻据点的劲头大半都放到了与那高阶活尸的交锋中去。

这会儿只需抬一抬头,立马便能看到头顶上那已经连成了一大片的黑色火焰,一眼望去就如同凭空多了一片漆黑如墨的乌云。

甜美夏日清新脱俗美女白如玉

而也就在此时,那浑身被黑色气流旋绕裹挟的高阶活尸的身影,也时而便能在那些如云一般的黑焰当中穿梭来去。它的眼里似乎早已只剩下了恶魔“傲慢”,对周围的一切都彻底没了兴趣。

当然,其实目前也不能排除是因为大家都还没有进入到它所无法容忍的范围,如果这个时候哈利提着剑想要过去横插一手,谁都说不好它究竟会不会改变自己的目标。

不过至少,眼下它好像是并不在意有一些同样针对恶魔的远处攻击的——打从一开始起直到现在,戴尔菲都并没有将手中冷却规则光束的攻击完全停止,但只要小心一些、避开它们近距离交手的时机,那家伙貌似并不介意多一份助力。

值得一提的是,事实证明,那“傲慢”显然也不是能够做到对冷却规则完全免疫的程度的。在戴尔菲坚持不懈地维持了这么长时间后,对方那漆黑的身躯之上已经多了大片斑驳的寒霜。

而它的动作……也有了些许异样的迟滞。

眼看着那高阶活尸又再度牵动着狂猛的气流排开黑焰,直冲向“傲慢”身前,戴尔菲顿时也再一次中断了施咒。

随即,那两道身影便也再度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一时间,漫天的黑色火焰、海量的锐利风刃、乃至那不可谓不重的挥拳与格外灵活的闪避……战场向来便是瞬息万变的,尤其是这种一对一的战斗,双方打得不可开交。

哈利也跟着戴尔菲和布洛瓦盯着它们多看了几眼,确认到自己似乎确实没有什么机会插手后,这才重又移开了视线,骑在扫帚上低头望向了地面。

活尸大军的数量仍有很多,而除了那些被“傲慢”当炸弹使唤的倒霉蛋以外,其实依然有不少还在对据点的屏障发起攻击。

看样子,要是等那家伙腾出了手来,继续进攻据点的可能性起码在七成以上。

“戴尔菲、布洛瓦先生,我下去接着清理活尸大军!”

不论是为了再进一步减轻防护屏障的防御压力,还是因为他明白,斩杀更多的活尸也就相当于是在削减“傲慢”本身的力量。有些事情,只管去做就行,理由再多,其实一个也就足够了。

“哧——”

利刃掠过活尸脖颈的声音,很快便又从下方的活尸群中陆续响起,然后随之而来的爆炸声也就变得更加频繁了起来。

……

与恶魔进行的战斗,从来都是轻松不了的,而且就算在战力相对充足的情况下,也往往会因为对方那强度极高的身躯而逐渐演变成持久战。

而有一句话其实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与恶魔进行持久战,是非常划不来的!

当然,这种事目前也只和正在试图掺和进去的布洛瓦与戴尔菲有关,至于其他人……至少对此刻的罗恩来说,就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虽然说,影响还是有的。

“打得……呼……打得真凶啊!”

正在所有人都行色匆匆的据点内,罗恩正很是吃力地往前走着。偶尔回一下头,透过屏障往天上有气无力地瞥上一眼,然后在心里感慨一句。

因为他自知,就算自己还保持着完好的状态,这种级别的战斗他也是不可能去插手的。更别说,他现在还是这么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韦斯莱先生?你……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几名匆匆路过他身旁的男巫看到他情况不妙,急忙凑上来问了一句,其中一个还试图过来搀扶他。可是他却立马就摆了摆手,阻止了对方靠近。

“别管我,我没事……你们快去忙吧!我自己去休息一下就好。”

事实证明,如今在据点内的这些男女巫师们,几乎全部都是心存善意的好人。

像这样被人拦住也不是第一次了,打从一开始自陋居出来、到现在又从东塔楼返回,途中少说也被问了四、五次,可他一概都严词拒绝了。

不过说起来,可能是因为这会儿那恶魔“傲慢”已经被激烈的战斗给缠住了,施加在罗恩身上的蛊惑力量倒是小了一些。起码,就算不再用匕首扎自己的大腿,他也能凭借着自身的意志勉强顶住了。

“呼……呼……呼……”

片刻之后,好不容易又回到了陋居这边的罗恩没有再往屋里去——毕竟里面也不是没人在,莎拉可还在上头的阁楼里呢!万一要是出点事,肯定会对局面造成不好的影响。

左右一想,他干脆扭头便钻进了不远处的一顶小帐篷,顺手就把他自己给锁在了里面。

fpzw


头像

Abou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