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心当真开心不已。

最近这些年,行情是越来越不好了。

相师本来就不怎么受待见。

何况女相师?

大都被打上了女神棍的标签。

收个徒弟都得坑蒙拐骗才行。

云梦山虽然是相门大老爷们向往的圣地,可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现在女徒弟不好收,何况是有资质的?

王小心年幼聪慧。

而且带着灵气。

是个好苗子,她能这般顺利收下,自然是开心不已,当下牵住王小心的手,道:“走,姐姐教画画。”

秦宁眼瞅着这一幕。

一颗心都是碎的稀里哗啦。

红衣女孩清爽动人

完了。

这十年后的大姑娘是没了。

真是造孽!

而韩心在带着王小心走向后院的时候,却又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贺兰羽,眼珠子转了转,道:“是贺兰家的人?”

“您认识我?”

贺兰羽小心的问道。

虽然不知道韩心的身份,但是看气质,她还是不由自主的用上了敬语。

“自然认得,贺兰家的独苗。”韩心道:“也跟我来一趟吧。”

贺兰羽看向了秦宁。

秦宁这会儿正伤心,压根懒得理会,只是随意摆摆手,没多说话。

贺兰羽却忙点了点头,跟上了韩心,还不忘引路道:“您跟我来。”

等她三去了后院。

李老道擦了擦嘴角口水,走过来问道:“师父,那女神是谁啊?”

秦宁眼皮子乱跳,当下气急败坏的踹了这货一脚。

只是下一秒噬神咒就是爆发,让他头疼不已,忙是深吸两口气平息了情绪,没好气的说道:“关屁事?”

老李不知耻,道:“我就问问,大家伙都想知道。”

秦宁瞥了一眼大厅内。

一个个但凡是雄的,全尼玛一脸回味的样子,秦宁道:“瞧们这点出息,丢人啊,真是丢人,一个女的就把们迷的神魂颠倒?我是不是把她微信号拿出来,们一个个都得倾家荡产的买了?”

“买啊。”

这时,一个死胖子开口道:“秦大师,您要是卖,我真买,一百万,不,两百万行不行?”

“疯了吧?”秦宁嘴角抽搐,道:“两百万大把的姑娘都能找到,非得一棵树上吊着?”

“秦大师此言差矣。”

这时,又有一个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家伙站出来,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等也不是什么凡夫俗子,刚才那位女神如天仙下凡,可远观而不可…唔,大家伙求个微信,也只是希望能提升一下自己的审美而已,欣赏大于欲望,对不对?”

众人纷纷说对。

这时,门口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真的假的,现在微信这么值钱?我的卖给们行不行?不用多,一百万就行。”

秦宁捏了捏眉心,转身看去,发现是赵晴雨大大咧咧的站在门口,兴致冲冲。

她拿出手机,道:“现场交易哟。”

“秦大师,我还有事,先走了。”

“改天在来拜访。”

“告辞!”

刚才一个个还眼红脖子粗的家伙纷纷转头就走,压根不带逗留的,只气的赵晴雨在门口直跺脚,道:“们什么意思?本小姐的号就不值钱了是吗?”

“可别发神经了。”

秦宁感觉头疼不已,忙是把赵晴雨拉了进来,道:“胡闹什么?”

赵晴雨哼了一声,道:“说,我的号不值钱吗?”

“值钱。”秦宁没好气道。

“那买!”赵晴雨道。

秦宁差点跳起来,在狐疑的看了一眼赵晴雨,道:“丫来敲诈的吧?”

其实。

赵晴雨这个级别的美女,也是不多见的,虽然人神经了点,一会儿冷冰冰的,一会儿张牙舞爪的,但是绝对算得上是女神,可是较之于韩心,她真差了不少,而且这会儿就穿着一身红色运动衣,随便扎了个马尾,和韩心那种表面仙女范实在相差甚远。

“怎么说话呢?”赵晴雨气呼呼的说道。

但眼珠子转来转去,显然不安好意。

顺势抱住秦宁的胳膊。

秦宁抽了抽,没抽出来,隐晦的冲李老道使了个眼色。

老李当下意会。

不就是怕楼上许青青在醒过来吗?

而秦宁则是道:“这光天化日的,注意一下影响。”

“我不。”赵晴雨丝毫不介意,还顺道把秦宁的手在自己胸口位置蹭了蹭。

秦宁眉心乱跳,道:“说吧,什么事。”

“嘿嘿,借钱。”赵晴雨漏出了自己的险恶目的。

秦宁当下就跳开了,嘴上也是下意识的说道:“没有。”

“哼!”

赵晴雨当下不满,道:“没有?”

“不是,不是,下意识的。”秦宁解释了一句,而后疑惑的问道:“借钱干什么?不对啊,需要借钱?”

堂堂赵家大小姐。

青湖会所的创始人。

没钱?

这事说出去谁也不信。

要知道现在青湖会所在整个西南省都赫赫有名,新加入的富豪会员两只手都数不过来,要说没钱,秦宁还真不信。

赵晴雨郁闷道:“真没钱了。”

“的钱呢?”秦宁问道。

赵晴雨道:“最近会所有些活动需要经费,都花出去了,但我私人需要一笔钱,没办法,我一个穷光蛋,只能找来借了。”

“干嘛用?”秦宁问道。

赵晴雨道:“别管了,借不借吧。”

“不说不借。”秦宁道。

赵晴雨无奈道:“救人。”

“救人?”

秦宁打量了一眼赵晴雨,面色颇有些凝重的说道:“最近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废话,不然干嘛找借钱。”赵晴雨没好气道。

秦宁道:“说说吧。”

“我就帮我一个朋友。”赵晴雨戳了戳手指头,道:“她最近有些事情,需要一笔钱,放心就行,女的,我不会背叛的。”

“我靠。”

秦宁翻了翻白眼,道:“就说什么事!”

“哎呀,就是帮几个孤儿。”赵晴雨说道:“我这朋友是个慈善家,心地好,而且这几个孤儿真的很可怜,所以我才厚着脸皮来这里借钱,就说借不借吧。”

“多少?”秦宁问道。

赵晴雨嘿嘿一笑,伸出一个巴掌来。


头像

Abou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