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场一片静寂,鸦雀无声。

   除了师姐和陈嫁等人在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之外,其余的修士纷纷鸦雀无声。

   就连宗门的那些长老们都不由睁大的眼睛,感觉不可思议。

   这个男人被吸收了近乎一炷香时间的气魄,没有被淘汰就算了,竟然还一招就将对方给秒杀了?

   不过别说,那一招真的帅!

   “切!境界不咋地,肾倒是挺好的。”

   看着擂台上的江临,白玖依心中不由嘀咕道。

   她自然是知道江临故意让对方吸取气魄,然后自己恢复一些灵力,得到一些喘息的功夫。

   但是那个欢喜宗的大师兄想不到的是,这个男人的肾竟然好到这种地步。

   最终的这一招其实威力能够更大,甚至能够强行延缓这个冬季,可惜的是这个采花贼的灵力不够,只能勉强如此了,但是也足够赢得比试了。

   当裁判宣布江临取胜之后,场下,是久久的沉寂,随即就是各种哭嚎声,甚至还有的修士趴在地上痛胸捶足!

   这些人一般都是赌日月教输的修士。

   肤如凝脂的网球女孩

   毕竟日月教实力确实不怎么样,第一轮比试的对手又是那么的弱,能晋级到第二轮全凭运气,任谁也不会买日月教赢啊。

   可是没想到的是,在这世界,竟然上演了一场巴西一比七.....

   “完了!没体力了!”

   站在擂台之上,灵力和体力彻底干涸、甚至高强度的战斗让灵窍都有些损伤的江临头晕眼花,脑袋嗡嗡作响,听入耳朵的声音很是模糊,宛如全损音质。

   “糟糕!任务完不成了!”

   真的是一滴都不剩的江临眼前越来越黑。

   没想到自己如此持久,可是任务还是失败了。

   罢了......失败就失败吧,至少不会被师姐追着砍好......

   “江临!”

   “小临!”

   “江公子!”

   就在江临彻底失去意识即将倒下去之时,在场外,响起了三道甜美的声音。

   “小离!你在干什么!”

   墨离已经跑开了爷爷的身边,望着江临所在的擂台飞掠而去。

   空灵宗掌门墨禄管在片刻吃惊之后,迅速结起法印。

   千片的树叶漫飞于空,望着墨离的周围汇聚而去,势必要将这小妮子困住!

   “真的是,孙女喜欢谁,老人瞎管什么。”

   就在着千片树叶将要汇聚成牢笼之时,白千落芊手轻挥,在那树叶凝聚的瞬间,千片树叶杂散而开,如同夏日的烟花。

   “仙人境!”

   感受到对方的出手,墨禄管心神一惊,瞬间锁定了那颗梧桐树下的两个女子!

   墨禄管只见一个笑嘻嘻的女子搭在了一个面容清美的女孩身上,双手勾着一位女孩的脖子,然后转过头,对着自己很是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对于师父的所为,被勾着脖子的白玖依似乎有点无奈,但也是释放了只有墨禄管才能察觉的仙人之威!

   两个仙人境?侍女又是白狐?

   就算是傻子,都知道对方的身份是谁了!

   那个玩笑不正经、还对自己吐舌头的女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白千落,而那个被勾着脖子的女孩,估计就是白玖依了,传闻半步飞升境!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要凑这种热闹,但是她们既然出手,那自己就无法阻止墨离了。

   “算了......”

   看向已经飞到擂台的孙女,墨禄管轻轻一叹。

   “也罢也罢......”

   ......

   “小临。”

   “江公子......”

   三个女孩同时踏上擂台同时要抱住江临,三分之一的几率江临必回投入其中一个女孩的怀抱中。

   可是有系统在,那么三分之一的概率也能变成百分之一百!

   只见江临往墨离的怀中倒了下去。

   而且在俯下身的那一刻,江临的嘴唇悄然从女孩的额头划过......

   抱着江临跪坐在地上的墨离脑海一片空白,

   尽管那一吻轻描淡写,甚至都没有人会发现,可是女孩依旧脸颊通红无比,额头炙热像是被烫伤一般,可是自己却并不讨厌。

   不由抱紧怀中的他,他的脑袋靠在墨离的胸口上,女孩心脏跳动的极快。

   自从出生以来,女孩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激烈的跳动。

   仿佛,这才是真正的活着......

   “呀,好像亲到额头了呢......”

   观察仔细的白千落左手支起帐篷搭在额前观望着。

   白千落心湖传音:“小依你不过去吗?万一他在你的怀中蹭蹭,那小依岂不是赚大了?而且小依你明明就那么担心的说。”

   “没死就好!”

   白玖依转过身,往山下走去,至于比试,白巧等人若是赢不了,那就回山里继续修炼吧。

   “真的是,明明担心的要死,都往前走了几步,差点飞扑过去了的说。”看着小依的背影,白千落嘟起了小嘴,但很快又开怀一笑,“不过小依傲娇的样子也好可爱啊。”

   ......

   “殿下。”

   院落之中,侍女铭暗单膝而跪。

   “江公子还真是狡猾呢,明明都晕倒了,还要吃小离的豆腐。”

   院落之中,抱着白猫的丰腴女子颇有些“醋意”地看着石桌之上的镜花水月。

   收起画卷,女子转过身,看着侍女: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回主人,拍卖会的那只狐狸,确实是白玖依的师傅——白千落,我们要带走墨离殿下的话,对方不会阻止,可是若是我们要带走他,估计有些麻烦,不过所幸白玖依目前只有玉璞境。”

   “玉璞境吗?”

   舞蝶看向侍女。

   “当我们要带走她的心上人的时候,难道铭暗你真的觉得白玖依到时候不会破镜入仙人吗?”

   “......”

   “可是就算是双仙人又如何呢?”

   未等铭暗回答,舞蝶自答道。

   “我要的人!只能是我的!”

   ......

   “小依啊!我可是千里迢迢来的,你要是再不说什么事情,我就生气了啊!”

   客栈之中,额头只有一眼但却不丝毫给人违和感的女子从窗户飞入房间。

   房间之中,白玖依缓缓睁开了眼,收起了九条长尾:“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忙?你个小妮子竟然会请别人帮忙?天啊,你莫不是生病了吧......”

   说着,女子就要伸出手去触碰白玖依洁白的额头,不过被女孩一尾巴拍开了。

   站起身,身穿白裙的她淡然道:

   “一周后,帮我抢一个男人。”

   ……

   ……

   【晚上还有一更……】

   顶点


头像

Abou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