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密布。

山脉雄伟。

云雾缭绕。

古径悠长。

宛如一幅画。

只可惜老菊花太毁气氛。

对着飞虫一阵乱踩,嘴上还骂骂咧咧的,污言秽语让这大好风景毁于一旦。

“行了,你踩到过年啊。”秦宁没好气的说道。

李老道这才作罢,在挪开脚,那飞虫已经成烂泥了,道:“师父,这虫子太过阴险。”

顿了顿。

他问道:“这虫子有什么名堂?”

老菊花准备把刚才的小插曲编他个三回十二章,回去给赵平他们吹牛听,毕竟进山后,赵平就羡慕的不得了,如果不是自家媳妇怀孕,他是真想跟上一起。

秀丽少女宛如童话中走出的公主

“不知道。”

秦宁摇头,道:“但是估摸咬一口,一条命就得交代上来。”

他刚说完。

四周忽然有淡淡的雾气开始弥漫。

李老道也察觉到此,疑惑道:“这都快中午了,怎么还有雾气?”

秦宁鼻子抽了抽,道:“是瘴气。”

说着。

他将之前从唐元化那里要来的解毒丸丢给了李老道,吩咐道:“含在嘴里,尽可能让呼吸频率降下来,我们走!”

李老道也不敢大意。

将解毒丸含在嘴里后,忙跟上秦宁。

此时瘴气越来越浓,这丛林里的可见度本就低,这会儿更是看不清楚,如果不是天上还挂着太阳,阳光还能照射下来,怕是连左右都看不清。

只是有阳光洒下。

这浓浓瘴气之中,却显的更加诡异。

秦宁面色如常。

寻着古径迅速前进。

而李老道则是小心翼翼极了,生怕遇到点危险,他不断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眼珠子也是四处看着。

待也不知道多久。

他感觉身上有点痒痒,忍不住停下来挠了两下。

可谁知道等挠完了,前面秦宁不见了!

他顿时慌了。

张嘴就要喊两句,可是此处瘴气密布,他哪里敢张嘴?

只一个劲的往前面跑。

但是跑了一阵,依旧是没见秦宁的身影,这让他急的差点哭了,而且因为这一阵跑,更是气喘吁吁的,嘴里的解毒丸直接咽了进去,这一下子让他更慌了,感觉四周瘴气一个劲的就往自己嘴鼻里钻,这次他也顾不上别的了,忙是喊道:“师父!师父!在哪呢?救我啊。”

“这呢!”

秦宁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李老道大喜过望,急忙跑过去,瞧见秦宁就在前方后,急忙加快了脚步。

只是刚跑了没两步。

他的肩膀忽然被按住,只一瞧,却是发现一只毛茸茸的爪子,那顿时吓的差点跳起来:“师父救我啊!”

但下一秒。

那毛茸茸的爪子却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巴,李老道感觉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咽了进去,那急的眼泪就往外冒,一个劲的对着前面秦宁挥手求救。

“看清楚点!”

秦宁的声音忽然从身边响起。

李老道顿时瞪大眼睛。

侧目一瞧,发现秦宁正一脸不爽的站在面前。

而先前看到的那秦宁,却是变成了一朵巨大的妖异紫花。

这紫花好似是活的一般,吞吐着四周的瘴气。

看这架势,李老道就是身冷汗直流,哆嗦道:“师父,这是什么?”

“食人花呗。”秦宁没好气的说道:“你刚才瞎跑什么?喊你都喊不住。”

“我这不找你呢吗。”李老道委屈的说道。

秦宁瞪眼,道:“你特么一溜烟的就在我面前跑的没影了?还找我?等等,你有没有感觉身上有什么不舒服的?”

“我刚才就感觉肚子上痒。”李老道如实说道。

秦宁挑了挑眉,道:“你把衣服掀开。”

李老道闻言,忙是掀开了上衣,秦宁瞥了一眼后,眼睛眯了眯,而肩膀上的小白狐也是挥着小短腿,似乎在比划什么,李老道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低头看去,却是差点就喊出声来。


头像

Abou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