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昊,你是奸细么?”

望着黄昊,黑鳞淡淡地说道。!

黄昊也是毫不在意地回视着黑鳞,脸的笑容根本没有丝毫的减弱:“你不已经早有答案了么?”

黑鳞淡然地脸流露出一股由衷的笑容,瞬间,整个帐篷之的气氛也是一下子便的轻快起来:“如果我认为你是的话,恐怕你已经死在了驻地的外面了。”

黄昊开口说道:“可惜我不是。”

“我知道。”黑鳞嘿嘿地笑道:“所以,我已经将那些造谣的人统统抓出来当众杀掉了。所以现在,基本已经没人敢再提你是奸细的事情了。”

黄昊闻言,不由深深地望着黑鳞,眼颇有几分意外之色:“黑鳞大哥,你没有一点儿怀疑?”

黑鳞笑道:“能够和我黑鳞称兄道弟的人可不多,若非我对黄昊老弟你的人品有着巨大的把握,你以为我会不留余地地将你挽留在黑河城么?”

黄昊笑了。黑鳞是一个聪明人,和聪明人打交道,果然是最省力的。

却听黑鳞突然问道:“黄昊老弟,你觉得这一次的流言会是谁在故意陷害你?”

黑鳞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冰冷起来。他也是一个高傲之人,这一次显然是有人想要借着他的手弄死黄昊,若是他是一个刚愎自用,生性多疑的人,恐怕真的会对黄昊动手了。毕竟,身为一个位者,最忌讳的是被别的势力的人打入内部。只可惜,那一伙人算错了,他黑鳞虽然平时有些高傲,不过却只是故意流露于表面的假象罢了,他的内心之可是心细如尘的。

黄昊听到黑鳞问起,不由沉吟了起来,片刻之后,他才是冷着脸说道:“我毕竟初出茅庐,并没有多少的敌人。真要是算起来的话,最可以的应该有着三方人马。”

安静可爱的清纯美女的唯美写真

听到黄昊的话,黑鳞的脸不由露出一股饶有兴趣之色。其实,他对于这个问题早已经有了猜测,只不过他并没有开口,而是想要听听黄昊是怎么说的。

黄昊也没有卖关子,直接细数说道:“我怀疑的对象一共有三,其一是那金钟城。这一次,金钟城可算是折损了不少的人,化神期的修炼者也有许多,甚至连他们的副城主金光也是死在了野狼谷,或许,当时还有一些漏之鱼,将野狼谷的消息传回去了。”

听到黄昊的话,黑鳞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万分。其实,他心所想的最有可能陷害黄昊的势力是这金钟城了。不过对于野狼谷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他也并不知情,只认为黄昊应该在野狼谷之将金钟城的计划给破坏掉了而已。可是现在听黄昊说起来,金钟城的副城主金光竟然也死在了野狼谷之,这让他感到很是不可思议。

要知道,金钟城的副城主金光,实力可是化神后期巅峰,离那化神大圆满也仅仅只是一步之遥罢了,想不到这样的一个人物,竟然也死在了也冷股,真是让他太意外了。

不过他并没有询问,而是继续望着黄昊。黄昊仅仅只说出了第一种可能,还有两种可能,他也很好。

却见黄昊竖起了第二根手指,沉吟着说道:“第二个可能陷害我的势力,或许应该是那妖血城了。”

“怎么可能!”黑鳞瞪大了眼睛,满是诧异地说道:“外面的传音不是说你的妖血城的奸细么,既然如此,应该不会是妖血城陷害你的吧?”

“那可未必。”黄昊望着黑鳞,嘴角泛起一股冷笑:“这一次在野狼谷之,损失最大的可不是那金钟城,而是那妖血城!”

顿了顿,黄昊终于没有隐瞒:“妖血城的副城主姚波也是死在了里面,一同死的还有两个化神后期,三个化神期。”

“姚波也死了?”黑鳞眼睛瞪得都快要掉下来了。野狼谷之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死了那么多的化神期,甚至还有两位化神后期巅峰的副城主!

然而,黄昊似乎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般,继续开口说道:“还有妖血城的那一位大长老,也是死在了那里。”

听到黄昊的这句话,一股冷汗猛地在黑鳞的后背轰然爆出,一下子将他的衣服给湿透了。

妖血城的大长老,那可是出窍期的强者啊,停留在出窍初期已经有近千年,论实力来说,他黑鳞在这一位妖血城大长老面前根本不够看。这样的人,竟然也是死在了野狼谷之。这未免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吧!

“黄昊,那妖血城的大长老可是老牌的出窍期强者,这样的实力,又是如何死的。”黑鳞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沙哑地问道。他觉得,这辈子受到的震惊加起来,都没有今天受到的多了。

黄昊早知道黑鳞一定会询问的,事实,他之所以将这些事情说出来,也是有他的考量的。毕竟,金钟城和妖血城的那么多高手突然横死,绝对不可能连一点儿风声都没有的,到时候,哪怕他自己不说,黑鳞恐怕也会怀疑到自己的头来。与其如此,不如提前开门见山地说了,也好将事情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

不过,黄昊自然不会傻乎乎地说出地脉火莲的事情。虽然黑鳞到目前为止给黄昊的感觉极为不错,不过所为知人知面不知心,黄昊也不敢保证黑鳞的人品如何,若是黑鳞得知了地脉火莲之后起了贪念,翻脸不认人了,到时候黄昊终归会有些麻烦的。所以,黄昊觉对不能提地脉火莲的事情。

“是这样的,在野狼谷之有一个神的山洞,这个山洞之有着一个直通地心火山的熔岩湖,熔岩湖,生长了一株天材地宝。”黄昊说道这里,明显的停顿了一下,并没有将天材地宝的具体名称说出来,黄昊是在试探黑鳞的反应,若是黑鳞明显表现出贪婪之色,黄昊会立刻停止诉说。

然而,黑鳞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问题,甚至对天材地宝没有什么兴趣,反而催促说到:“黄昊,跳过杂七杂八的东西,直接说重点。”

杂七杂八的东西?黄昊笑了,看来黑鳞对这天材地宝究竟是什么当真是没有什么兴趣啊。

这样也好,黄昊也继续说道:“当时金钟城和妖血城还有我都现了那宝物,想要争夺。不过没想到,那岩浆湖里竟然居住着一尊出窍期的妖修,挥手之间将金光和姚波击杀了。后来,那妖血城的大长老出现,不过也不是那妖修的对手,被挥手之间当场斩杀。而我,则是靠着一些机缘巧合从那熔岩湖之逃离了出来,所以侥幸保下了一条性命。”

黄昊的解释三分真,七分假。熔岩湖之的确有强大的妖修,是那条母蛇,不过那母蛇可没有出手杀人,那金光和姚波是死在血蜈的手,至于那妖血城大长老则是小黑的手。不过这些东西,黄昊暂时不会告诉黑鳞,不是他信不过黑鳞,而是因为这是他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展现在人前。

听到黄昊的解释,黑鳞倒是一脸唏嘘地点点头:“那熔岩湖之的妖修一定实力强大,能够挥手之间斩杀妖血城大长老,恐怕已经到了出窍期以的实力了。黄昊,你能逃出生天,已然是天大的幸运了,可见你身的气运的确不小。”

黄昊淡淡一笑,没有解释。他听出来了,黑鳞显然是不想在这个地方问太多了。不过,黑鳞这样的表现,让黄昊的心一阵欣慰,从这里足以见得,黑鳞心并没有什么觊觎那天材地宝的想法。

在这个时候,听黑鳞继续说道:“黄昊,那么第三种可能呢。”

黄昊想了想,沉吟说道:“其实,这个对象的可能性应该很低,我得罪他的时间很短,这一点时间应该不足以让他对我造谣生事的。”

“这是谁?”黑鳞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灵茶,饶有兴趣地望着黄昊,眼满是八卦之色。黄昊已经展现出越来越多的妖孽的地方,能够让黄昊这样的妖孽去得罪的人,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之辈了。

黄昊也不隐瞒,说道:“黑鳞大哥,可曾听说过那魏无涯?”

听到魏无涯三个字,魏无涯刚刚喝进嘴里的灵茶“噗”的一声喷了出来,堂堂出窍期的强者,竟然被一口灵茶给呛到了。

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气来,满是震惊地瞪着黄昊:“黄昊,你果然是妖孽,得罪的人也是妖孽!不过,你和魏无涯应该没有交集吧,怎么得罪他了?”

黄昊苦笑说道:“还不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子?”

说着,黄昊简单地将6川的身世诉说了一遍。

黑鳞听了,脸的表情更加震惊了。没想到,一个看起来如同是野孩子的少年,竟然是凤阳郡魏家的后人,和魏无涯这个凤阳郡第一天才竟然是亲兄弟啊。

沉吟了良久,黑鳞脸的神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他望着黄昊,缓缓地说道:“黄昊老弟,这魏无涯虽然妖孽,却是他的记仇却凤阳郡公认的。你和他出现了矛盾,我想魏无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还有,这一次的百城会战,魏无涯也会参加,到时候,你可要小心了,我怕他会在百城会战之对你动手。”

s:这些日子有些累,刚才写着写着趴在键盘睡着了,一睡是几个小时,醒过来已经来不及更新了,急忙写出一章来,剩下的一章明天补。


头像

Abou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