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圣器虽强,可苏辰现在根本没办法动用!”

“难道说,苏辰还有其它的底牌?”

“苏辰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

大家一个个目光闪动,疑声道。

至于孙栋,看到这一幕,脸色虽然也有疑惑,可更多的却是讥讽。

“哼……这小子还真是够蠢的,居然不躲不闪,任由白虎之剑攻击!”

孙栋嘴角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真正蠢的人是!”

风笑笑秀眉一挑,冷笑道。

“什么?说我蠢?是什么意思?”

孙栋立刻炸毛,目光喷火的看着风笑笑。

清纯可爱的小吃货

任何一个男人,被女人当面骂其蠢,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当然,打情骂俏的除外。

“什么意思,不会自己看吗?”

风笑笑瞥了孙栋一眼,然后,目光一动,看向战场。

“嗯?”

孙栋心底猛地露出浓浓的不好预感,抬起头看向战场时。

整个人,直接傻眼了。

“这……”

孙栋的嘴巴张得老大。

大到,快都能把一坨猪屎给装进去了。

这时候,在他脸上写满了无法形容的震惊与恐惧。

不只是他,还有四周的武者,也都一个个骇然不已。

这时候,他们看到,白虎之剑,气势汹汹,贯穿万里长空,斩向苏辰。

可在他们意料中苏辰灰飞烟灭的一幕,却没有出现。

反而是看到——

轰!

白虎之剑,破碎虚空,刺向苏辰之时,迎上了一座古老的祭坛。

“四圣之宝,归位!”

苏辰声音低沉,传开时,祭坛上面,立刻爆发出一阵浓郁的光芒。

这些光芒,冲出时,化作一条条锁链,朝着白虎之剑飞去。

“不好!”

卫穷看到这些祭坛锁链的一瞬,脸色狂变。

可几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祭坛锁链,横空落下,立刻缠住了白虎之剑。

按理说,白虎之剑作为半步圣器,剑芒凌厉无双,根本不可能被这些祭坛锁链缠住才对。

可让众人惊呆的一幕,出现了。

砰!

白虎剑芒,疯狂爆发,斩在祭坛锁链上面,可却任何声响都没有传出。

这种情况,就像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孩子在推着大汉般。

整个反抗的过程,弱到了极致。

最终结果,没有任何悬念。

祭坛锁链,缠绕住了白虎之剑,一个拉扯,直接回到祭坛中去。

“不……”

卫穷急了,拼命冲出,疯狂杀向苏辰。

“迟了!”

苏辰脸色冷漠,一步踏出,落在祭坛上面。

轰隆一声。

随着他这一步落下,四面八方,立刻出现了一道道玄武之影。

玄武一出,祭坛四周的虚空,立刻凝固,化作坚不可摧的防御。

砰!

卫穷正在疯狂疾驰的身子,立刻被挡住。

法则轰鸣,撼动天地。

可却没办法在第一时间打破玄武防御。

“白虎之剑,这等宝物,在手里蒙尘了,只有我才能让它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苏辰声音淡漠,传开时,伸手一抓。

祭坛锁链飞出,卷起被重重封印的白虎之剑,直接被他握在掌心。

“炼化!”

苏辰的心神之力,狂涌而出,融入白虎之剑。

刹那间,一个金色的三角形烙印,出现在苏辰视野之中。

这个金色烙印,便是卫穷留在白虎之剑的印记,充满了霸道、强横的气息。

卫穷一边攻打玄武光幕,一边留意苏辰的动作。

当他看到苏辰的心神之力涌入白虎之剑,立刻讥讽道。

“哼……小子,白虎之剑,留有本尊的玄轮印记,根本不是这种蝼蚁般的境界所能撼动的!”

卫穷恶狠狠的瞪了苏辰一眼。

“是嘛?”

苏辰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挥手间,祭坛神光,轰轰爆发。

这些光芒,一进入白虎之剑,立刻朝着那个金色印记涌去。

整个过程,像是大军过境般,整个金色印记,发出剧烈颤抖。

仅仅一个照面的功夫。

上面的玄轮法则,全都被祭坛之力驱逐。

“啊……”

卫穷惨叫一声,心神狂颤,喷出大口的淤血。

方才那一瞬间。

仿佛有股傲世九重天的威压,席卷而过,将他的心神烙印抹去。

这力量之霸道,根本无法形容,直接抹掉自己的心神烙印。

恐怖!

简直太恐怖了!

众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傻眼了。

“什么?白虎之剑的烙印直接被苏辰抹掉了!”

“这……怎么可能?”

“卫穷留在白虎之剑的心神印记,好歹也是玄轮之巅的力量,可苏辰只是混元炼体尊者,他是如何做到的?”

大家心头一片疑惑,议论纷纷。

“不,这不是真的,苏辰这个小瘪三,怎么可能抹掉卫先生的心神烙印!”

孙栋脸上充满了无法置信,疯狂摇头。

“当然是真的,也不看看,苏辰脚下的祭坛是何物!”

风笑笑嘴角露出一抹淡笑,道。

“苏辰脚下的祭坛?”

孙栋目光一闪,看向那座光芒滔天的祭坛时,脸色狂变。

“这……这莫非是传说中的四圣祭坛!”

轰!

此言一出,立刻激起千层浪。

所有人,看向苏辰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四圣祭坛!

虽然不是圣器,可如果能够聚集四圣之力,其威能,恐怕不比圣器差多少。

卫穷也听到了孙栋的惊呼,脸色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

“四圣祭坛,这居然是传说中的四圣祭坛!”

卫穷脑海轰鸣,呼吸急促。

无论如何,他都没想到,苏辰竟然能够得到四圣祭坛。

这座祭坛,彻底克制一切四圣力量的法宝。

这时候,他真想一巴掌打死自己。

苏辰都把四圣祭坛亮出来了,可刚才,自己还傻乎乎的把白虎之剑拿出来。

这根本就是赶着上门,把自己的宝贝往人家怀里送啊!

卫穷心里那个后悔啊!

可惜,一切都迟了。

“白虎之剑,合!”

苏辰低喝一声,白虎之剑,猛地与四圣祭坛融合到了一起。

轰隆隆声传出。

祭坛上面,浮现出新的四圣神相。

那赫然是一头白虎,浑身由剑气凝聚而成,可怕无比。

天地轰鸣,巨响回荡。

“不好,这小子正在让四圣祭坛蜕变!”

……


头像

Abou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