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声传出。

北方大地,落雪三千,一位穿着王袍的中年人,漫步走来。

四周,所有魔气,立刻被这天地间的飘飘落雪覆灭。

“这是大秦帝国,五千年前,创下‘雪满乾坤’屠杀万万魔头的北岭雪王?”

苏辰脑海内,不由地掀起惊涛骇浪。

轰!

突然,又有一道惊天巨响传了过来。

南方大地,烈火翻滚,炼狱再现。

有个光头大汉从火海深处走出。

每一步落下,虚空内都会爆发出一道炽热火柱,破灭所有。

轰隆隆声传出。

那些魔气,纷纷一震,在这熊熊烈火之中崩溃开来。

日系清纯居家和服美女性感脖颈写真图片

“这是三千年前,一人独创罡火天狱的‘火炎天君’?”

苏辰心神狂震,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想到,那些曾名动九霄的风云人物,竟然会在此折戬沉沙,化为一具傀儡,泯然于众人矣。

轰!轰!轰!

这时候,四面八方,又冲出一道道无可匹敌的强大身影。

这些人,都是曾经傲世一方的无敌强者。

可最终都陨落在此,成为古灭天的一具具寄身。

“啧啧……是得到武神三令,然后被古灭天寄身的可怜虫。”

秃毛鹦撇了撇嘴,道。

武神三令上面,蕴含有惊人的血脉诅咒。

一个不慎,便是会让这些诅咒侵入体内。

然后把肉身改造成,适合古灭天寄托的躯体。

这等手段,虽然具有通天之力,可实在邪恶,一点都不人道。

上古武神,本应该有悲天悯人,匡扶正义之心。

可眼前的这一位,所做一切,完都是为了一己之私。

如果把古灭天,与苏辰曾经遇到的‘天虚子’相比,那真是差之万里。

天虚子留下九潭秘境,目的是为了镇压异魔。

放后辈进来,也是为了磨炼与成长。

而古灭天留下潮汐秘境,除了镇压自己当年的一干敌人,还有着更为深远的谋划。

其中,放后人进来秘境,也只是为了寻找寄托之身。

那所谓的‘得武神令者,得上古传承’,只是被糖衣包裹的炮弹。

凡是炼化了武神三令的人,统统都没有好下场。

最后不是被古灭天的分神吞噬,便是被他炼成寄身。

古剑少年‘沐韬’是这样;

‘雷古王’是这样;

‘北岭雪王’是这样;

‘火炎天君’也是这样。

还有,那陆陆续续出现的不败王者,也都如此。

自潮汐秘境开启的漫长岁月以来,有数不清的天骄,埋葬于此,成为古灭天的寄身。

轰隆隆声传出。

所有寄身,踏空而来。

每一个,都掌控着三大武神元阳,力量滔天。

苍穹之内,瞬息间多出上百个武神元阳。

浩浩荡荡,光照八方,立刻把四周的黑暗魔气湮灭。

连同那些不停吞吐着魔气的古老魔将,也崩溃开来。

“古灭天,别人都说我们毁灭魔族最为心狠手辣,可是与你比起来,我们还是仁慈了许多。”

魔灵子看着四面八方不断出现的强者之身,忍不住讥笑道。

这些人,都是拥有成就大帝之姿的天骄。

可结果,进入潮汐秘境之后,直接被古灭天算计得陨落,成为自己的寄身。

这等手段,还真不是一般的残忍。

“哼……能够成为本尊的寄身,那是他们的荣幸!”

古灭天脸上冷光一闪,哼道。

“其实,我还是要感谢你,要不是你杀了如此多的人族天骄,使得你们苍龙大陆上大帝稀缺,我魔族入侵的步伐才会如此顺畅。”

魔灵子大笑一声。

言语中,充满了浓浓的讥讽。

远处,苏辰把他们的对话听了个遍,心头很不是滋味。

魔灵子的话,一点都没有错。

不论是‘雷古王’,还是‘北岭雪王’,亦或者是‘火炎天君’。

都有问鼎大帝的机会。

可现实是,他们没能成就大帝,也没有战死在毁灭魔族手中,而是死在自己的人族武神手里。

可悲!

真是可悲啊!

武道之界,永远都是这么残酷。

弱者如蜉蝣,只能仰仗强者的鼻息而生存。

“这就是我苏辰追求的武道吗?”

苏辰心中,早已坚不可摧的武道之心,第一次出现了动摇。

整个人,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各种如麻般的心绪,涌上心头,不停交织,乱作一团。

“嗯?这小子怎么了?”

秃毛鹦目光一沉,立刻发现了不对劲,死死盯着苏辰。

不远处,九真子也是发现了这一幕。

“这小子,竟然陷入了天人交战之境。”

九真子心神一震,惊声道。

按理说,天人交战只有造神境强者才会出现。

那是对自己武道之心的拷问。

如果能够渡过去,一帆风顺,直指造神之后的转轮境。

可要是过不去,那么,整个人就会迷失在武道之中。

心神之力,再也无法寸进。

更严重者,还可能会出现反噬。

武道玄台坍塌,灵气反噬,爆体而亡。

这其实是一个相当危险的过程。

“如今,他陷入了天人交战中,对我来说,倒是个机会。”

九真子目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芒,准备出手。

“糟糕,这家伙强得变态,我可挡不住。”

秃毛鹦守护在苏辰身旁,立刻察觉到一股冰冷杀机袭来,脸色猛变。

这时候,九真子已经盯上了苏辰,伺机就要出手。

不知为何,他突然脚步一顿。

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些被古灭天夺舍寄身的人族天骄。

恍惚间,九真子脸上露出一抹悲哀。

沉默之中,他摇了摇头。

“罢了罢了,我九真子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趁人之危这种事,还是算了。”

九真子放弃趁机暗算苏辰的想法。

如果今日他出手暗算了苏辰,那么,他就与古灭天没什么两样了。

一直以来,他都是打心眼里鄙视古灭天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要不然,他们也不会从一起风花雪月的好友,成为分道扬镳的路人。

再后来,更是成为彼此大打出手的仇人。

秃毛鹦看到九真子与那大块头荒龙王退去了,心底不由地松了口气。

“呼……”


头像

Abou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