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还有!!”

“这就是的紫极灵骨,能让觉醒时,紫气冲天的绝世之麟!”

秦天任疯狂的嗜笑,手掌如刃,猛地伸进了秦苏的身体,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差点让秦苏整个人都昏厥过去。

原本白净的脸,此时更加的苍白。

“哈哈哈!”

“果然是完美无瑕之骨,放在这样一个无法修行的废物身上,实在是可惜了!”

“风凌,我儿快出来!”

随着一声大吼,忽然一道少年身影猛的大步踏出,面带狂喜之色。

此人便是秦天任之子,秦家少主,秦风凌!

他一直躲在大殿的后方,暗中等待。

今天这一切,便是为了他而准备!

气质长发美女白裙飘飘花墙甜笑户外唯美写真图片

“虽然吃了为准备的经络丹,但是依旧有点疼,忍着!”

“我一定不会让爹爹失望!”秦风凌神色坚定,暗暗咬牙。

滚滚血气,包裹着一团发光的血骨,那是从秦苏身上,生生抽离下来的。

“融!”

随着大手一挥,秦风凌脸色吃痛,不过他确是咬着牙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因为他清晰的记得,曾经的秦苏是多么光芒万丈!

就算他这个嫡系少主,也不得不去仰视!

甚至传说的楚国第一美女,第一天骄公孙灵儿都不如秦苏。

如果他得到秦苏的一切,那么这一切的辉煌,都需要他来去成就!

秦苏面色痛苦的躺在地上,身子不断的颤抖。

谁能够想象,他曾经六岁轰动楚国!

公孙家族主动联姻。

谁能够想象,他十岁惊艳天下!

让青年一辈都望尘莫及!

可谁又能想象,他修行受阻,抚养其长大的爷爷为了寻找救助之法,一去不回!

现在,却是这样一个宿命。

“风凌感觉如何,有没有不舒服!”秦天仁面色严谨,十分担心的关切道。

“啊!父亲!”

“简直就是脱胎换骨,我感觉力量更加的纯净,同境界无人能敌,从来没有感觉这么舒服过!”

秦风凌整个人灵光奕奕,如同太阳骄子般,浑身都散发出一股紫金色的光芒。

“真是可怜啊!”

看了一眼地上的秦苏,秦风凌露出一丝不可一世的讥笑。

“我才是秦家的少主,而不过是那个老头子捡回来的杂种,凭也想压住我?”

“我看成为真正的废物!”

“呸!”

说完,不由对着秦苏呸了一声,发泄心中的嫉妒怨恨。

如果说秦苏曾经是废物,那只是修行上的问题。

而现在,则是彻底的废物了。

“家主,我看不如将其杀了吧,他的身体我检查过了,并没有什么异宝的征兆,真是奇怪了,难不成上一次判断错误了?”

三长老冰冷冷的开口。

“就凭也想和公孙家族联姻,如果没有秦家做后盾,算个什么东西!”

“就算要是,那也是我儿子!”

秦天仁很是不屑,极为讽刺的是,前些日子他还十分的关心秦苏,一副慈祥的模样。

“咳咳,一群小人,爷爷在的时候,们敢这么说话吗!”

“还有那个废儿子,修炼那么多年,依旧凝血五层,我六年前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他!”

“公孙家族就算不在意我,们也无法交代!”

秦苏身子瑟瑟发抖,如果换做别人,恐怕早就昏死了过去,此时他目光冷冽,扫过众人。

除了抚养自己长大的爷爷,和少数亲人之外,整个秦家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多感情。

“真是有种啊!”

“这个时候还敢多嘴,信不信我直接将杀了!”二长老闻声勃然大怒,直接一脚踢在了秦苏的身上,如果不是他收敛,恐怕一脚就会直接将秦苏踢死。

“杀我!如果敢的话,麻烦给我一个痛快!”

秦苏死死的盯着众人,声音中依旧带着属于他的高傲。

闻听此言,几人皆是一愣。

虽然秦苏沦为废物,但是和公孙家族的婚约依旧在身,虽然有其名并无其实,但若就这么杀了,也不好交代。

第二点,便是秦苏的爷爷,秦战!

自从六年前,秦苏的爷爷,进入十万禁地,再也没有出来,鬼知道他到底是死是活。

修士的生机十分的旺盛,尤其是秦战达到了凝血十一层巅峰的境界,更是堪称恐怖!

那家

伙可是一个十足的疯子,敢一个人踏入那里的,不是疯子还能是什么!

记载之中,凡是进去的修士,很少听说有人从其中活着出来过。

虽然他们都认为秦战已经死在了里面,但是不能不顾及。

“哈哈!为什么要杀!”

“实话告诉吧,不日郭大少就要迎娶秦清,别忘记了还有一个妹妹,我要让活着,亲眼看着一场喜结良缘!”

“该死!”

秦苏闻言一震,整个人都发出一声低吼,随即怒火攻心,昏死了过去。

秦清和他一般年纪,都是秦战抚养长大。

而那郭大少仗着家世庞大,为人狠辣好色,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是被逼的。

“来人,将他给我灵印镇压,没有我的允许,谁敢私放,人头落地!”

秦天仁下来吩咐道。

两名侍卫模样的下人,没有一丝迟疑,直接将躺在地上的秦苏抓起,拖了出去。

直到秦苏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冰冷的房间之中。

一股潮湿感直涌鼻孔,伴随着一股腐烂的味道,瞬间他便知道,自己被关进了秦家的死牢。

房间十分的黑暗,秦苏刚刚伸出手。

嗖!

一道幽光闪过,秦苏的手掌顿时被割出一道口子。

“难道我要枯死在这里!”

秦苏想要仰天嘶吼,可是却没有丝毫的力气,如今的他似乎除了等死,什么也做不了。

“清儿,绝对不能嫁给郭家那个畜生!”

秦苏跪伏在房门之前,他的心在刺痛,缓缓滴落下了一丝眼泪。

尤其是想到秦清,是那般的天真,善良。

“既然都以为我是废物,那么我就拼了一切!”

秦苏双手颤抖,紧紧的握起。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只所以无法修行,并不是因为什么怪病。

而是每当他运转修炼,体内便会产生一股焚噬之力,这股力量之恐怖,就连他自己也不能控制,甚至让他心惊胆战!

可现在,他已经别无选择,唯一的念头便是活下去,阻止这一切!

哪怕是死,也要疯狂一把!


头像

About: admin